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二四六天天好彩图片 > 金波 >

金波爷爷风格变了吗?儿童文学作家“金波”重名事件追踪……

归档日期:04-29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金波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提起金波,很多小读者都会第一时间想到小学语文教材里的《鲜花和星星》《做一片美的叶子》,以及最新部编版小学语文教材中选用的《雨点儿》《阳光》《树和喜鹊》《沙滩上的童话》的作者金波爷爷。

  这位从上个世纪50年代就开始创作、发表儿童文学作品的诗人、作家,六十年来一直笔耕不辍,用美好的文字、好奇的童心和审美的眼睛为小朋友们编织着纯净的梦。

  然而最近,一批小读者却被弄糊涂了为什么80多岁的金波爷爷开始创作这种小说了?

  来自无锡育红小学的语文老师周晓霞跟记者讲述,“金波是我一直推荐给学生们阅读的作者。但是最近学生们却拿着一本《红嘴花鸡脱险记》过来找我说,老师,金波爷爷的风格是不是变了?我一看,里面充斥着暴力的句子,我就一口咬断你的脖子,吸干你的鲜血我断定这不是我熟悉的那位金波爷爷。但孩子们不知道,他们还问,老师你说要尝试多种风格,金波爷爷是不是也换风格了?他们认定了金波爷爷,就会相信他的作品,甚至效仿作品里的行为、认可作品里的价值观。这非常令我担忧”。

  署名是与教材作者同名的金波、书籍也由正规出版社出版,内容却令语文老师都感到担忧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荔枝新闻记者就此进行了核实和追踪。

  原来,在文学界确实存在两位金波。一位“金波”(后文称“北京金波”),出生于1935年,获国际安徒生奖提名,作品被选入教科书、屡获国家图书奖、“五个一工程”奖、中国作家协会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、宋庆龄儿童文学奖、冰心图书奖等奖项的著名儿童文学作家;一位“金波”(后文称“河南金波”),出生于1964年,打工作家,是由小小说写作起步,近年来从创作逐渐转向儿童读物创作。

  河南金波以“打工作家”创作文学《我叫王老歪》起步,儿童文学中也带有的影子。

  熟稔作品的儿童文学家可能辨得清两者的差别。但对于初涉文学的小读者来说,这着实令人犯糊涂。

  北京金波向记者表示,他曾经在多个场合被误解。最令他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做完讲座,“当时一位孩子拿着河南金波的书来找我签名,我对他说,这不是我写的。小孩子闹不清怎么回事,他很难过地走了”。小读者们难以辨认,甚至连新华书店、京东商城也分不清。“我有一次去南宁开会,当地新华书店摆出我的书,其中有一部分是我的,还有一部分是他的”。在京东的书籍详情页面上,作者简介至今仍张冠李戴。

  某著名儿童文学奖也曾有过“插曲”。2009年,某著名儿童文学奖公布名单:“金波”赫然在列。

  时任该著名儿童文学奖负责人跟北京金波打来电话,“祝贺你,有个作品在我们这儿获奖了,但这部作品似乎并未超越你之前的作品”。

  北京金波哑然,“今年我并没有投过稿啊”。原来,投递过来的作品作者没有照片、简介和通信地址,所以连该著名儿童文学奖评委会也糊涂了。

  最近一次的乌龙发生于2014年。在上海国际书展后,百道网公布百位名作家推荐的书单,其中包括河南金波推荐的书单,书单里他自己的《红嘴花鸡脱险记》也列在其中。

  有人拿着书单来问北京金波。北京金波十分莫名,“我是应邀参加了上海国际书展,也有编辑找我列书单,但我说我看的书不多,就不推荐了。看到这个书单后,我也联系了百道网,他们一时也说不清楚”。

  “其实,文坛也曾有过重名的现象。比如两个李准、两个海飞、两个张洁。但他们的书都是区分得清清楚楚,没有给读者造成困扰。而两个金波的书却越来越让不明就里的人分不清楚。”北京金波分析道。

  目前,从公开出版的书籍封面来看,两者的署名确实没有差别

  “我当时在《中国校园文学》上看到河南金波的作品,就托主编转交了一封我的亲笔信。信里面言辞恳切写道,你还年轻,未来走得比我要远。我们能不能就重名的事想想办法,以免给读者造成不便。信转交后似乎石沉大海,没有收到回复。”北京金波讲述。但是河南金波向记者回应,“虽然没有写信回复,但我打过家里电话,和老人说明过:因为我主要创作的领域还是领域,所以不需要改名”。

  一直以“打工作家”身份创作小小说的河南金波,其作品较早的一次出现在儿童读物上,是出于出版人安武林之手。2009年,安武林在自己主编的《风铃下》丛书中同时收入了北京金波和河南金波的作品,但是在署名上未做区分。记者致电安武林后,他回忆:当时的具体情况已记不太清。但肯定是由于自己没有分清两个金波造成了谬误,当时他在网上下载到河南金波的作品,误以为是北京金波的,便予以收录,那时候他还不认识河南金波。北京金波在看到《风铃下》后,告知了安武林书中两个“金波”重名的情况,并拜托安武林联系河南金波,就区分两人署名的问题进行磋商。安武林表示,当时确实与河南金波见了一面,请他吃了顿饭,但是河南金波表示不愿更改其作品使用“金波”的署名方式。

  北京金波表示,这是自己第二次主动寻求与河南金波协商解决署名问题,由于又一次被拒绝,北京金波不得已放弃了与河南金波就此问题的沟通。

  2009年,河南金波的作品在某著名儿童文学奖中获奖。河南金波本人再三强调:“当时作品是以中国小小说50强的身份共同入选且由出版社投递。所以并没有考虑到更改笔名”。

  2014年,这家出版社再度以“金波”的名字出版《红嘴花鸡脱险记》,该书于2016年入选江西省中小学“假期读好书”活动推荐书目。

  “一开始《红嘴花鸡脱险记》是在《中外童话故事》上发表的,我使用的笔名是王老歪。”河南金波表示,“后来,出版社建议我改名为金波。”

  记者就此致电江西高校出版社《红嘴花鸡脱险记》一书的责编刘女士,她回应道,“这本书是与我们合作的民营书商出版的,改名不是我们的建议。我知道有一位儿童文学大家叫金波,但是这位金波身份证上的名字也是金波,为什么不可以用呢?而且,我们特意在内页放置了照片和简介做了区分”。记者欲致电民营书商问询,责编刘女士表示,“有好几年没有合作,不便给予联系方式”。

  2014年出版的作品上,河南金波的作者简介中“打工作家”的字样荡然无存,已经十分接近北京金波的简介。至2015年,两人的履历近乎雷同。在2015年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河南金波《画说中华名人家风故事》一书,简介中写道,“著名儿童文学家金波撰写、专为少年儿童编写金波,教师出身”。这与北京金波的履历如出一辙。

  记者致电《画说中华名人家风故事》责编张女士,她略带歉意地表示,“我们出版社之前不做童书,说实话也不了解北京金波是一位儿童文学大家。知道情况后,已经跟北京金波道歉,并且此后出版河南金波的书会使用其他的笔名。至于作者简介提到的教师出身由作者提供,一般我们很少核实”。

  为什么忽然把作者简介改成“教师出身”,河南金波表示,“我之前确实代过几天课,所以写了上去”。

  事态愈演愈烈。2015年,河北少儿出版社以“金波”之名出版河南金波的作品《捕鼠大王妙妙乌》系列。“我写乌丢丢,他写妙妙乌”,谈起此事,北京金波有些无奈。他后来得知,这套书由于作者重名而受到读者质疑,河北少儿出版社领导为此专程登门拜访,在致歉的同时表示,此书系与民营书商合作出版,他们会积极设法消除影响,但效果如何,不得而知。

  “这可能真的是无意的,我没有看过《乌丢丢奇遇记》,也没有读过北京金波的作品。”河南金波对此解释道。

  不管有意无意,读者们更加迷惑了。在河南金波的新浪博客上,不断有读者留言,“您就是写《盲孩子和他的影子》的金波老师吗?”“你是金波爷爷吗?我一直把你想象成好玩的老头儿呢”。这些留言和“祝贺”“恭喜”等评论列在一起,河南金波均未做出澄清事实的回复。

  “作家重名并不少见,如果这位河南金波一开始发现问题,就本着对读者负责的态度积极解决问题,绝对不会造成如此混乱局面”。江苏少儿出版社编辑陈女士在了解此事后发表了自己的观点。

  了解此事的一些小学教师气愤地表示,这位河南金波给读者造成如此大的误会已然不妥,出版社和本人发现问题后不仅不设法弱化重名造成的影响、消除误会,反而利用误会给市场造成更大的混乱,实在令人费解。

  部分儿童文学作家也开始有力声援北京金波。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冰波曾在知悉此事后表示,终止与这些出版社的合作。

  “我确实对北京金波有些歉意,但只是部分的。我仍旧觉得我的本名叫金波,北京金波的本名是王金波。为什么我不可以署名金波呢?”河南金波执拗地坚持,“就像我们提茅盾、巴金,不也会想起茅盾的本名是沈雁冰,巴金的本名是李”采访中河南金波一时有些想不起巴金的本名。“给读者带来的困扰我承认。未来我会以若金之波的名字继续创作,并且会持续在儿童文学领域创作。”河南金波表示。江西高校出版社的编辑刘女士也坚持认为,“如果身份证上的名字是金波,为什么不能署名金波呢?”

  儿童文学作家翌平则对此持有不同见解,“北京金波的作品及作者署名是一种品牌,是应该得到尊重和维护的。现在出版的书出现这样的事非常令人遗憾,作为从业者应该有相应的道德水准。现在这种令人困扰的现象与多方面有关,特别是为了书的好销,诸多方面采取睁只眼闭只眼的态度,资深作者的利益得不到保障。希望北京金波老师的这件事,能够通过合适的途径,比如法律方式得到合理地解决”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cliftonville-fc.net/jinbo/35.html